您所在的位置:

首頁 >> 縣情 >> 歷史概述 >>

縣情

歷史概述

婺源縣,以舊縣治清華“地近婺水之源”而名。春秋戰國時期為吳國、楚國劃疆之地,縣北浙嶺至今聳立有“吳楚分源”界碑。南宋咸淳五年(1269),度宗趙禥以境域系朱熹故鄉,詔賜婺源為“文公闕里”。自古以來,是地千崖獻奇、萬谷匯碧、田園如畫,素有“書鄉”“茶鄉”美譽。

婺源歷史悠久。據對境內善山、江村、茅坦莊等地發掘出土的陶紡輪、石網墜、骨針、圜底網紋陶罐、印紋陶片、石斧、石鑿等器物考證,遠在4000多年前,婺源地域就有居民活動、孕育文明。早期生活在這方山水的土著先民,屬于“越”。古越族以蛇、鳥為圖騰,習水便舟、巢居、善鑄銅,并有以印紋陶為代表的越族文化。他們“飲稻羹魚”“火耕水耨”,在這里勞墾生息,過著定居的原始農耕生活。

西周前,婺源地域屬“揚州之域”。春秋戰國時期,諸侯爭霸,婺地屬于吳國領地。周元王三年(前473),吳被越國攻滅歸越;吳王夫差的長子吳鴻亦被流放婺源湖山。周顯王十四年(前355)楚滅越后,婺源地域劃入楚國版圖,直至秦王政二十四年(前223)楚國滅亡。

秦統一六國后,派兵南征降“百越”,于秦始皇三十一年(前216)占領古徽州地區,設黝(后改“黟”)、歙二縣,歸屬鄣郡;婺源地域以屬歙縣地隨之隸鄣郡。對于“鄣郡”之名,一說系因婺源北部的三天子鄣(大鄣山)而得。西漢元狩二年(前121),改鄣郡為丹陽郡,婺地又隨歙縣改屬丹陽郡。在此秦漢時期,生活在黟、歙地域的土著越人,因不堪封建王朝的暴政,紛紛逃入山中,形成“山越”。山越人刀耕火種,“以漁獵、山伐為業”,遁跡于山林,過著一種與世隔絕的生活。

東漢末年,三國鼎立,丹陽郡成為孫吳的割據地之一。建安十三年(208),孫吳政權派兵制服山越后,分歙縣轄地增置始新、新定、犁(后改“黎”)陽、鵂(不久改“休”)陽4縣,加上原黟、歙共6縣建立新都郡;婺源地域屬休陽(三國吳永安元年改名“海陽”)縣。吳嘉禾三年(234),幽居深谷的山越人遷出山林,結束這里歷史文化與社會發展的封閉狀態,促使半原始形態的山越叢林社會逐漸向封建社會轉變。

西晉太康元年(280)吳亡,改新都郡為新安郡,改海陽縣為海寧縣,婺源地域屬新安郡海寧縣。

隋開皇九年(589)新安郡改為歙州,十八年(598)海寧縣改為休寧縣,婺地屬歙州休寧縣。

唐開元二十八年(740),析休寧縣回玉鄉和樂平縣懷金鄉之地,建立婺源縣,治清華,隸屬歙州。元和七年(812),又劃樂平縣丹陽鄉歸婺;漢長沙王吳芮墓時亦隨石老山(今名“雞山”)移入婺源版圖。天復元年(901),婺源縣治由清華移至蚺城。在唐代中原人口北向南移大潮中,由于大批北方士族遷入,使婺源得到廣泛開發,土地墾種面積逐漸擴大。茶葉廣為栽種,陸羽《茶經》明確注明“歙州(茶)生婺源山谷”。瓷器生產興旺,清華東園瓷窯燒制的青瓷、青花瓷器具,行銷皖浙贛邊區。龍尾硯(亦稱“歙硯”)聞名遐邇,成為中國四大名硯之一。民俗方面誕生崇拜“五猖”神靈信仰。唐昭宗李曄之子由“李改胡”,隱居婺源考水開創中國“明經胡氏”一派。

五代十國時期,婺源先后隨歙州隸屬吳寧國軍、南唐建威軍管轄。南唐昇元二年(938),鎮守婺源的1500名關西軍兵士,分別屯田“武溪香田、思溪大田、瀲溪車田、浮溪言田、古溪豐田”等處以耕為永業,使山間盆地不斷開墾。龍尾歙硯產制進入興盛期,南唐后主李煜夸為“天下之冠”。

宋開寶八年(975)南唐滅,婺源隨歙州入宋。宣和三年(1121)歙州改名徽州,婺源隨之隸屬徽州。兩宋時期,經濟和文化發展到一個新的水平。由于水利工程“陂”“堨”大量興修,農業獲得進一步發展。山區森林資源豐富,“歲聯為桴,以下淛(浙)河”。經濟作物以茶葉為大宗,“謝源茶”被《宋史·食貨志》列為全國六種絕品茶之一。龍尾歙硯南宋時作為“新安四寶”之一,定期進貢朝廷。新安墨(徽墨)制造中心自北宋由黃山轉移到婺源黃岡山之后,制墨業開始興隆。社會重文興教風氣開始形成,自宋慶歷四年(1044)始建縣學外,龍川書院、萬山書院、山屋書院等講學會文之所亦紛紛出現。文風熾盛,漸至導致婺源人文鼎昌,全縣舉進士334人,仕宦者達455人。

元至元十三年(1276),徽州(翌年改為徽州路)入元,婺源隨隸之。元貞元年(1295),婺源縣升為婺源州(下州),隸屬徽州路(至正二十四年改為徽州府)。元代婺源各業雖蕭條,但仍有過采礦煉鐵、淘沙采金之舉。文化教育進一步發展,婺源歷史上影響較大的紫陽書院、明經書院、遺安義學、閬山書院等均在這一時期興建。元統二年(1334),皇旨核準批建“文公廟”。

明洪武二年(1369),婺源州復為婺源縣,仍隸屬徽州府。清沿明制。明清時期,是婺源經濟發展的興盛時期。元末動亂中荒蕪的田土,逐漸被開墾成熟田,明弘治五年(1492)全縣歲賦田37.9萬畝,到清康熙元年(1662)增至42.9萬畝。林木資源甚豐,“新安之木,松、杉為多,必栽植始成材。而婺源、祁門之民尤勤于栽植”。清代為徽州府主要產茶地,嘉慶時(1796—1820)全府歲行茶引(每引100斤)2萬道,婺源占其總數35.5﹪?;漳圃?,清代有墨鋪百余家,所造墨錠“售于二十三行省”。造船、造紙和制傘業均于明代興起,印刷業始于清末。明清徽商稱雄中國商界,婺源商賈作為其中一支勁旅,活動足跡遍及禹域,共創了“無徽不成鎮”奇跡!文化教育取得長足發展,“十家之村,不廢誦讀”是為當時婺源的真實寫照。明清時全縣有200人登進士第(另有武進士7人)、619人中舉(另有武舉人57人);乾隆三十七年(1772)朝廷纂修《四庫全書》時,婺源學者所撰著作有83種入??;明清兩代出仕者2114人,出現過“一門九進士,六部四尚書”的現象。

民國元年(1912),裁府(徽州府)留縣,婺源縣直隸安徽省。1932年屬安徽省第十行政區;1934年劃入江西省第五行政區;1947年劃回安徽省第七行政區。民國時期,近代教育有一定程度發展,全縣建有中小學129所。婺源至衢州、德興縣、景德鎮公路,先后動工興筑。然而經濟日漸衰退,耕地由清代42萬畝銳減至1948年的25.4萬畝。茶葉種植面積由興盛時17.2萬畝、產量4.7萬擔分別降為4.8萬畝與1.5萬擔,茶號、茶莊由243家減至幾十家??谷照秸詡?,日軍侵華造成婺源損失值達128億元(法幣)。人口從清末的21.5萬人減至1948年的15.4萬人。

1949年5月1日婺源解放,復由安徽劃歸江西,先后屬樂平、浮梁專區。1952年屬上饒專區。1971年屬上饒地區。2000年為上饒市轄縣至今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,婺源綜合實力和區域競爭力明顯提高。產業結構進一步優化,生態優勢不斷提升,經濟保持穩步增長,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重大進展,城鄉面貌發生深刻變化,人民群眾得到更多實惠,城鎮、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提高?!翱蒲Х⒄?,綠色崛起”的區域發展格局不斷完善,建設“中國最美鄉村”邁出堅實步伐。